中國家裝“大混戰”

2019-06-12

“家裝行業向來都是一片混沌的格局,極其無序的江湖,打打殺殺從未停止,圍墻內外熙熙攘攘,中間是無數創業者葬送夢想和金錢鋪出來的路。這篇文章是億歐家居以第三方視角對家裝行業AB面的全局掃描,A面是浮躁、失望、瘋狂與面具,B面是浮躁與虛假繁榮背后的平靜、定力、堅守與情懷。我們不是為了定義誰的生和死,更無心敲碎誰的飯碗,揭露誰的黑暗,質疑誰的初心,因為在浩瀚的宇宙長河中,你我都不過是滄海一粟。”

最近兩年,大家居行業掀起了一股“家裝風”。家居建材公司開始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切入家裝,過去做產品的開始做服務,家裝這條賽道上突然變得莫名擁擠和熱鬧。

關于家裝行業的幾大主體變量,我們從家裝企業、家居建材類企業、供應鏈企業三大視角串聯起來分析整個大行業的發展,這中間充滿了形形色色的創業者和打法,當圍墻內外界限早已變得模糊不清,原有生態體系平衡被打破,我們似乎看到了一個大鍋爐在炙烤著每一位水深火熱的創業者。

深坑里的互聯網家裝

要么正在“還債和補課”,要么在等“下課”

用水深火熱來定義家裝行業,一點也不奇怪。長期以來,家裝公司的群體十分難受,整個行業一直都是劣幣驅逐良幣的怪圈,毫無游戲規則可言。尤其是2014年以來的互聯網家裝給行業留下了不小的后遺癥,深陷低毛利、高成本、過度依賴營銷、交付差、擴張快、不盈利、信用差、滿意度低的負循環與深坑當中。

即便是有理想的創業者,有心打造商業正循環,即便大家心里都清楚,什么才是正道,但是因為劣幣時時刻刻在搞破壞,無底線透支行業信用,到最后真正愿意為之改變的公司屈指可數。

(圖為:2019中國家裝產業現狀掃描)

進“深坑”容易,爬出來難。大部分公司都把自己折騰死了,前幾年大量公司停留在模式創新,沒有積累什么硬核實力,到今天開始醒過神來,面前已經有數百家企業倒下,不禁讓大家對行業越來越有敬畏之心,回到原點,重新反思。今天很多互聯網家裝公司都在吃這樣的苦果,處于“還債和補課”的階段,過程十分痛苦漫長。

這樣的局面讓原本跨界進軍家裝行業的企業老板開始失去耐心,覺得家裝行業不好玩,甚至有些動搖和反復,連續投入幾年之后開始抱怨家裝業務“不盈利”,家裝不是公益,要做一個賺錢的生意。另外,大部分民營企業本身賺錢并不容易,老板要求業務盈利理所應當。

一些耐心更差的老板,開始陸續更換CEO,對于家裝行業的職業經理人來講,比較有挑戰,如果不能快速帶領公司走上正軌,接下來面臨的“下課危機”可想而知。

嘈雜的競爭環境中,考驗經營管理者的是對市場各種信號的甄別能力

一個優秀的創業者或職業經理人應該有自己的判斷,千萬不要受行業各種煽風點火的聲音迷惑,例如行業有些聲音建議家裝公司開大店,動輒上萬平米的大店,凡是聽到這類結論,大家還是要客觀冷靜理性謹慎對待,反復推敲這類結論具不具備實操性,中間的賬是怎么算,說這話的人有沒有真正開過家裝公司,有沒有成功,這個行業的管理者大多沒有系統學習過管理,什么樣的管理者有能力運營盤活這么大的店,千萬別被忽悠到溝里去。

從行業屬性上來看,家裝目前仍然是一個重度依賴人、工業化標準化程度低的行業,你去看看工業化、集中度更高的汽車行業有沒有企業開幾萬平米的大店,家裝公司憑什么比汽車行業的開店規模更大?在運營管理層面有什么過人之處?所以不要盲目跟風去追求門店規模的增長,而是應該多去思考坪效的提升,仔細算清楚賬,否則開大店又沒運營管理好,到最后把自己的飯碗也給丟了,那就太可惜了。

家居企業第二級增長曲線下的“家裝卡牌”,解密深層次業務訴求

再來分析第二個主體,家居建材類企業對家裝的躍躍欲試。億歐家居此前分析,中國家居建材企業經歷了跑馬圈地時代,渠道紅利X單品業務成就了初具規模的一批企業,原有粗放式的經銷商模式已經處于子彈平飛的狀態,企業各項經營指標趨于放緩,亟需思考新的增長方式,2019年大家高喊尋求增長。

對企業而言,第二級發展曲線的一個重要表現,除了無邊界的品類擴張,還在尋找新渠道新業務來保增長,家裝作為新業務就是一張正在打的重要卡牌。

(圖為:2016-2018年定制家居企業營收情況對比表)

今天很多家居建材企業開始涉足家裝領域,某種原因不是為了做家裝,更談不上對行業有什么情懷,流量有可能被攔截是表面潛在風險,業績增長是重要目的。基于企業增長壓力下,更本質的目的是為了快速消化后端新投產的工廠(產能),讓投產的工廠無休止加速運轉,尤其上市企業壓力更大,上市募集過來的大部分資金都用于擴產能,這是大部分公司的節奏步伐。

(圖為:

2017-2018中國定制家居上市企業生產線建設時間表)

企業經營管理者接下來的新命題是,面對即將到來的新增產能逐步釋放,如何想辦法消化新增產能是考驗經營智慧的時候了。過去的工廠可以滿足經銷商體系的供需,需求增量并不明顯,構建新的產品通路尤其重要,如果這一步棋下不好,將是企業真正拉開差距的重要分割線,工廠投產之后,每年都需要折舊,如果不能盡早將工廠價值最大化,后面的承壓會進一步加劇。所以從這個視角不難看出,大家紛紛布局家裝業務,中間存在一定的被迫成分。

關于家居企業要不要做家裝,雖然這看起來好像是一塊比較美味的蛋糕,有一部分企業內部的意見并非一致,極少有企業能夠想清楚打法和路徑,有可能引發的是企業創始人與職業經理人之間的矛盾和分歧,即便意見暫時達成一致,找誰來做操盤手也是一個不小的問題。

組織體系、人才聚攏、思維轉變、打法更新

成為家裝業務的四塊鋪路石

家居企業過去做單品起家的居多,比如對櫥柜、衣柜、瓷磚等各種單品比較了解,都是各個領域的專家,但是也局限了自己所看到的世界,家裝是一個極其系統的業務,背后不是各種材料的堆砌疊加,而是產品、工藝、服務等多個環節的系統整合,難度可想而知。如果用原來的團隊來做家裝,無異于管中規豹,說直接一點,如果這批人能夠做好,家裝行業也不會是今天一盤散沙的局面。

家裝業務重度依賴人體現在很多方面,有可能因為一個核心關鍵人的離開,就會損失成百上千萬的業績,甚至是一個公司或門店長時間的萎靡不振,某種程度上,家裝公司跟理發店的模式有點類似,稍微有點本事的人都出去單干了,聚攏人才是個難題。

關于組織架構體系和人員調整,進入2019年,我們明顯看到了企業對于組織架構的頻繁調整,億歐家居做了一個小盤點發現,上半年已經有21位上市企業高管的變動,這其實是能夠反饋出大家現在的狀態是比較焦慮的,但是我們要提醒的是,越是在增長壓力的焦慮情緒之下,越要理性做好當下的事情。

再者,對業務的認知與對未來盈利的不確定性。如果一旦要開始做家裝,必須要將原有的產品視角轉移到服務視角,當有一天你發現某件事情做的又累又不賺錢,出力不討好還吞噬企業利潤,你還愿意堅持去做嗎?

實際上做家裝的苦,誰做誰知道,這個痛苦不能只聽家居公司董事長來講,真正的痛苦來自真正操盤家裝業務的負責人,他們的體會更深,做產品和做服務,到底哪個難受,內心想放棄這塊業務的應該不在少數。

以賦能的名義打造的供應鏈平臺“大熱”

本質邏輯是什么

第三個主體是關于供應鏈平臺的真實面具。這個話題,近兩年有點熱,以賦能裝企的名義切入市場,很多公司瞄準了這個玩法。有不少人問億歐家居對這類公司怎么看?

首先這類公司稱不上供應鏈平臺,這種玩法稱不上什么商業模式,沒有什么創新之處。其本質上的角色是公司的材料部,服務了100家小公司,中間是裝修公司材料部的邏輯。而材料部的邏輯可以理解為:組貨+毛利,然后再去銷售。談不上是什么商業模式。

(圖為:“賦能型”供應鏈平臺的發展邏輯)

究其根本,這些所謂的供應鏈平臺的邏輯無外乎于組貨+毛利,將自己變成中間商,賺差價,沒什么創新。沒有深入到行業去降本提效,不具備對行業有什么改善的作用,反而自己也變成了中間商,加了一些利潤,客戶的利益并沒有得到保障。

那么,問題來了,為什么說今天這些所謂的供應鏈平臺看起來很成立,是因為家裝公司一旦涉及到整裝,就牽涉到了家具,而家具的SKU是最多的,不管是成品、定制、生產、物流,每個小公司的需求都極具個性化,你如果自己去整合或者組貨,你需要比以前強大上百倍的能力。

大型家裝企業具備整合供應鏈的能力,基本上都有自己固定的供應商和團隊,對這類組貨平臺沒什么需求,但是對于一個普通小裝修公司而言,是不可能具備這些能力的,所以這就給了這些供應鏈平臺一些更強的生存空間,給了他們作為一個更強的材料部更強的生存空間。

但是這其中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在于,這類公司組貨的邏輯在于根據價格來組貨,不是以設計為主導的供應鏈方式來組貨。

真正的供應鏈平臺應該是以設計為主導來做的。什么是設計來主導?比如,一個房子的裝修風格,業主需要的風格體現海洋的主題,如果是以設計為主導,那么你家所需要的窗簾、布藝床品、地毯、瓷磚、木門上面,都應該有相應的元素體現,如果你做到是以設計為主導,那必然會深入到供應鏈上游的供應商企業內部去做研發、設計,然后通過銷量的提高降低這些產品的價格,才能稱得上是一個賦能的供應鏈平臺,至少從現在來看,是沒有出現根據用戶需求去做供應鏈的平臺,依然以小公司的材料部形式存在。

另外還有一個弱點在于,對于中小裝企而言,大多都是設計師主導消費者簽單并從中獲取到回扣返點,雖然不合理,也有可能會傷害顧客利益,但這就是行業長期下來的一些頑疾,不是一兩家公司能夠改變的,設計師收不上來設計費,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求生存,這類供應鏈平臺相當于切割掉了設計師原有的收入結構,打破了原有的利益平衡機制,自然不會有長期價值。

中國家裝產業的AB面,中間的尺子正在丈量和記錄創業者的分寸與進退

以上是對中國家裝產業的現狀掃描,如果將家裝公司、家居建材公司、供應鏈平臺串聯來看,這可能是一場新角色之戰,也是混戰江湖一場既浩浩蕩蕩又極度擁擠的實力拉練,這些正在形成家裝產業發展的AB面,A面和B面是完全對立的,一面浮躁喧囂,一面平靜堅守,AB之間有一把尺子,丈量的是一屆又一屆創業者的分寸與進退。行業在經過一輪又一輪的調整和洗刷,A面的企業注定會暴露原形,B面的企業注定持續增值。

中國家裝產業的混戰江湖之殤還會繼續,想要真正拿到勝利的卡牌,并非一朝一夕。今天的行業現狀好比一盤大局,有的在誠心發現改變的力量真正ALL in,有的從一開始就在蓄意策劃逃跑的路線。實際上,真正受傷的是行業的良幣。良幣數量越來越多開始真正成為主角,至于需要多久,還真不好說。

家裝是一個大行業,甚至五年后,十年后,依然會認為存在大量的機會,正因于此,會誘惑更多的企業進來,只是行業早已物是人非。這篇文章不是為了質疑任何一家公司的生存模式,更不是為了證明家裝市場很糟糕,轉型或跨界做家裝業務沒有未來。

事實上,如果真正愿意在這個行業持續熬下去,確實有很大的機會。但是別總想短時間內掙快錢做規模,有這種心態的人一定做不好這個事情,行業需要更多真正有初心改變的人一點點積累能力和口碑。今天有很多企業在糾結和觀望要不要進軍家裝業務,我們可能想奉勸各位老板,如果還沒想清楚怎么干、讓誰來干、有足夠的決心,暫時先不要做。

今天所謂的增長瓶頸是過度沉浸于以往的安逸,以及對未來不確定性的恐慌不適應所做的“迷茫定義”。當下調整好自己的經營心態更重要,老老實實反思自己的問題并迅速解決才有可能突破瓶頸,盲目切入家裝可能會重蹈覆轍以前的大坑,也未必是好的解決方案。當然,你們也不會因為這篇文章而放棄做家裝,至少現在看起來很誘人,沒做過的事情總想試試。

(來源:投資界)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甘肃11选5前三遗漏